过去没法儿回头了。

纯粹主义

  *第四赛季决赛失利当晚
  *记一次深夜复盘
  *大概有bug 
  他坐在黑暗里,屏幕的光拂在他苍白的面颊上,唇前一点红火灼烫了深夜。他眼里也有火光,是理想沉默燃烧的火,只肯在眼睛中露出些许端倪。骨节分明的手下笔如飞,极度的渴望与极度的不甘都锁在字句间。他脊背挺得笔直,骨头也硬的狠,从后面望他的背影,几乎看出种不近人情的冷硬。
  然而他的发梢是软的,心也是软的。站起来走进光里,漾出一点散漫柔软的笑意,眉目间的明澈掩住疲惫,分明还是个未曾入世的少年。
  他手握三枚冠军戒指,这还是第一次没有尝到冠军滋味。他或许沮丧失望,但那点消极情绪都好似零星浪花,不多时便隐匿在瀚海似的求胜欲中。
  只拿三个冠军,那怎么够?他才21岁,最好的年纪,3次MVP,斗神之名响彻荣耀,他是战术大师,是荣耀教科书。当一叶之秋四个字闪耀在嘉世场馆上空,无数追随者欢呼雀跃,血管里烧起几近沸腾的狂热。
  捕莫测皇风,碎拳皇霸图,破繁花血景!当一叶之秋执起却邪傲立疆场,竟如同战神庇护嘉世,守护不败荣光。
  他未曾狂妄过,却不是没有骄傲的。他的敏锐透彻从不只限于荣耀,故不是没有察觉到生长在联盟土壤中的商业萌芽。只是他的骄傲与才华都只愿置于荣耀本身,目光过于专注了,眼里便再放不下极易膨胀的金钱欲望。他是一把绝世锋刀,又像一块温凉璞玉,我若是世界,是断不舍得给他尝半点委屈的。
  可世界若是轻易温柔,便也不是世界了。日后杂志报道,粉黑追忆,都说这一天是神走下高台的起始。自此之后,嘉世王朝逐渐崩坍,每一场比赛都像一场精彩的一对五——他是那个失败的一。在嘉世的余下四年内,他竟再未能捧起一座冠军奖杯。
  对于他踽踽独行的这段时光,惋惜者有之,嘲笑者亦有之,但他从未在意过那些形形色色的言论,亦如他也从未站在人们眼中的高台上。他行走无疆,无处不可去,当一叶之秋还只是第一区的一张普通账号卡时,他的足迹就已踏过荣耀每一张地图与每一个副本,许多荣耀中精妙微小的设计,别人或许茫然不知,他却都如数家珍。在那段冷极了的日子里,幸有对荣耀的热爱时时慰贴着他的心脏,才叫一颗顽心不至于被人心冻僵。
  多年后他再次站上冠军台,垂下仍旧柔软的发梢去亲吻指间早已变了款式的戒指,抬眼向世界洒脱一笑,明晰可见的是理想纯粹炽烈的火光。
  夜色更浓了些,在合上笔记本前,他告诉自己:我得再努力一点儿,明年嘉世可是一定要拿冠军的。
  

    木心先生说:岁月不饶人,我亦未曾饶过岁月。
    叶神21岁生日快乐,爱你坚韧又柔软的灵魂。
    一个提前半小时的渣生贺,题目最后加上去的。

评论

© 森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