刮骨疗毒。

纯粹主义

  *第四赛季决赛失利当晚
  *记一次深夜复盘
  *大概有bug 
  他坐在黑暗里,屏幕的光拂在他苍白的面颊上,唇前一点红火灼烫了深夜。他眼里也有火光,是理想沉默燃烧的火,只肯在眼睛中露出些许端倪。骨节分明的手下笔如飞,极度的渴望与极度的不甘都锁在字句间。他脊背挺得笔直,骨头也硬的狠,从后面望他的背影,几乎看出种不近人情的冷硬。
  然而他的发梢是软的,心也是软的。站起来走进光里,漾出一点散漫柔软的笑意,眉目间的明澈掩住疲惫,分明还是个未曾入世的少年。
  他手握三枚冠军戒指,这还是第一次没有尝到冠军滋味。他或许沮丧失望,但那...

© 森屿 | Powered by LOFTER